開幕宣告式 獨家專訪

處於叛逆的年紀,本該張揚的Hip-Hop青年卻出人意料地可愛。從人群中掙扎出所用的時間長短不一,年紀加起來也不能成為個Point,但就是可以短時間內整裝完畢;明明一個蹦得歡喜一個顯得老實,偏偏小彆扭後就是無敬雙生。身後的隊長笑得溫柔加點腹黑;「沒有十全十美的人。」合體初出茅廬的沸騰心氣就此生生不息。經驗的填寫留待日後,總之這一刻,就是要每個人都知道:「我們是JUMPER,最強的新人!」

和JUMPER的專訪約在了Show!Music Core錄製結束之後,兩個小朋友一聽說Cool已經等了很久,立刻馬不停蹄地趕到約好的地點。兩個人剛坐定,我們就開始了談話。感受到他們初次接受外國媒體採訪的緊張,為了照顧小朋友的心情,就從他們兒時的夢想說起吧。

COOL:聽說Rocky在上幼兒園的時候就夢想成為一名歌手,而東民本來是要以演員身份出道的,歌手是後來轉做的。現在你們反而成為一個組合出了道,那麼出道那天的心情是怎麼樣的呢?

Rocky:相當緊張!因為這天已經等了很長時間,真的一下子就可以實現,感覺腦中一片空白,什麼想法都沒有了,不敢相信這是事實。在初次放送結束以後,我看著自己站在舞台上的樣子,感受很奇怪,因為我現在還是練習生在準備的心情,就出現在電視上。當然身邊的朋友和家人都相當開心,這時我才能有點感覺:「啊,原來我真的出道了啊!」真的很難相信。

朴東民:我也感到很緊張,當然也覺得很有壓力。我經常會問自己,「我真的可以做到嗎?」現在在隊裡主要負責Rap部分,跳舞和唱歌都是我後來才學的,所以一直都有很大的壓力。在此之前,我從來沒有上過舞台,演藝經驗也很少,啊,不是,是幾乎沒有(笑)。所以會感到很有負擔,也會感到些許害怕,但是我的弟弟兼隊長Rocky一直在帶著我,他將自己的經驗談全都告訴我,就這樣一一解決我擔心的地方,雖然只是當成參考那樣地告訴我,但是對我來說真的幫了很多忙,也讓我卸去了很多負擔。

COOL:剛一起進行練習的時候,兩人第一次見面時的初印象如何呢?

Rocky:剛開始我是以歌手身分進行準備,而東民哥是以演員身份在學習演技。我們在公司的走廊上就見過面,我在看他第一眼的時候就感嘆「啊!原來是這位哥哥啊!長得真帥!」(笑)還有,東民哥長得很高,真的讓人覺得忌妒啊!(笑)心裡邊想著「滿高的」邊跟他打招呼:「你好」結果他只說了一個「嗯」就走過去了。因為長得太帥了,所以留給我的第一印象就只有「忌妒」(笑)。

朴東民:哇,我還真的沒想到他是這麼看我的!(無限感概)我在第一次看到他時,就覺得他是個小弟弟,挺可愛的。其實我也很想認識他,也試過跟他說話,但我平時就是那種話語不多的人,所以不知道該怎麼開口。幸好那天他笑得那麼燦爛地先跟我打招呼「哥,你好!」所以說我也挺感激他的。

COOL:聽說你們在一個月的時間內集中訓練了Rap和編舞,現在回想那段時間,心情是怎麼樣的呢?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完成這些事情的動力又是什麼呢?

朴東民:家人應該是我最大的動力,我跟家人有過很多約定。另外就是我們這個隊伍的合作,如果做不好而他做得很好的話就會出現比較,如果兩人實力相差太多,或者其中一人做得很優秀的話,別人一下子就能看出來,所以我就盡自己最大的努力避開這些,什麼事情都會問他一下。因為我的一切都是從頭開始的,所以會缺乏一些自信心,但我還是不斷地想起跟家人的約定,以及作為哥哥不能輸給弟弟之類的事情,可能是我的心理比較脆弱才會這樣吧(笑)。我們的隊長Andy哥也了解這些,所以經常會帶著我在練習室裡進行大量的練習。

COOL:聽說你們覺得自己在初放送的舞台上很緊張,表情都很僵硬,現在想來,你們覺得當時最可惜的地方在哪裡呢?

Rocky:我想最可惜的應該是我們都沒能好好地抓住攝相機,鏡頭過來給特寫的時候,我們的視線卻盯在別的地方,我自己後來看都覺得不太好,現在已經好多了,已經能很好地跟著攝相機變化表情了。那時候最可惜的就是特寫把握得不好,真的覺得很辛苦,鏡頭過來的時候要盯著看,過去的時候表情還要很自然地跟著變化。反正每次看到那時的影像都覺得很可惜,本來可以做到很好的,所以我也會對自己發脾氣,不過後來我也想明白了,該來的一定會來,所以現在也在適應。

朴東民:我跟他的情況差不多,因為我們之間的關係已經到了可以互相說非敬語的程度,彼此之間都很熟悉。其實應該準備到200。、300。的程度,但是說實話,我們都沒有做到。也很想在舞台上將自己所有的才能都表現出來,但看回放的時候就覺得自己只發揮了50。的實力,不過那時候大隊長也走過來安慰我們說「沒關係,只要下次做好就行了,不要再反覆錯誤就可以了」他真的給了我們很多力量。

COOL:雖然你們出道還沒多長時間,但是現在也已經是藝人了,有沒有什麼時候會覺得現在的生活變的跟以前不一樣呢?

Rocky:以前呢,我不擅於管理自己的形象,就是走在外面也不會有人認出來,有時候不太勤快,但是現在已經逐漸地在乎自己的形象了

朴東民:我也差不多(笑)。以前經常穿條短褲踩著拖鞋就出門了,但現在就要穿條正式點的褲子,然後還要很認真地照照鏡子,感覺準備妥當了才出去。

Rocky:對啊對啊(笑)。

Teamwork,默契的重要性

無論是兩人組合還是龐大的13人大軍,蹪對合作都是決定組合成敗的關鍵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,與他人的磨合總是需要時間,但JUMPER的熟悉卻是那麼自然和迅速。難道是心有靈犀?這點我們不得而知,但有一點必須承認,JUMPER的配合是超有默契的。

COOL:你們兩準備組隊出道的事情是什麼時候決定的呢?

朴東民:去年下去年。

Rocky:對,好像是在七八月的時候。

COOL:當你們得知自己可以出道時,腦海中最先想到的是什麼?

Rocky:最先想到的...(莫名的笑倒)最先想到的了媽媽和舞台。我會想像那時候自己的模樣,剛開始就想到這些。

朴東民:我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,就想「啊,又要開始練習啦!」(笑),真的,那時候我對自己還挺有信心的。

COOL:JUMPER是怎麼選出隊長的呢?有沒有競爭的過程?

Rocky:沒有,感覺就是我該做隊長(笑)。其實東民哥曾經也問過我,但是他對「隊長」這個職務一點貪念都沒有。

朴東民:對啊,因為他的練習時間最長,經驗也很豐富,所以我從開始就覺得他應該是隊長。要是我當隊長的話,那可就要出大事了(笑)。

Rocky:但是東民哥在生活方面還是像哥哥一樣地照顧我。

COOL:你們一起進行了練習,現在又一起進行活動,但互相之間也會有像剛才提到的「給對方添麻煩」的時候,那有沒有什麼時候會讓你們想到「有他覺得很幸運」?

Rocky:感覺現在的活動要是一個人的話肯定做不來。雖然也可以唱歌、跳舞,但是最大的缺點就是當覺得辛苦時沒有人可以依靠,所以感覺有個人在身邊會很好。因為人在辛苦的時候都很期待能有所依靠,一個組合的成員感覺能讓自己產生很多力量,可以互相鼓勵,上台前可以一起大喊「加油!」感覺兩個人在一起的話就可以這樣互相照應。

COOL:那你覺得兩人組合最需要注意的地方是什麼?

Rocky:最重要的就是我們有兩個人,Solo的話要顧及到整個舞台的表演,而兩個人合作就必須配合默契才能合二為一,讓舞台看上去更完整,如果各顧各的就不行了。說的遠一點,兩個人要是配合默契,別人看上去也會覺得很合適,但如果各自只表現自己的部份,就會讓人很不舒服,所以兩人組合就是要強調「默契地配合」。

COOL:現在看來,你們兩個人的性格真的不太一樣。Rocky比較自信,也很活潑,而東民看上去就很沉默,但即使這樣,你們倆的配合還是很好,有什麼特別的方法嗎?

Rocky:剛開始大家都覺得我們的長相相差甚遠,一個是可愛的一個是很帥的。最初我們一起照相的時候,從畫面就能明顯感覺到兩人的差異,大家都擔心「照片拍出來能好看嗎?」,而且那時我們還是會感到彼此間很尷尬的關係,所以都是分開照的,最後合照時根本沒辦法好好一起拍攝。即使如此,我們還是在腦海中刻劃出拍好的形象,然後一起研究,反倒產生了默契,「哥,你的表情要是那樣的話就好了。」所以後來拍的照片就很好看了,那時候我們頓悟,原來只有兩個人互相了解才能配合默契啊。

COOL:在你們進行準備的時候,會不會產生一些意見上的分歧呢?

朴東民:有啊,不過產生分歧的話,我們倆就會坐下來好好聊聊,這樣問題就會得到解決。

Rocky:是的,只有將自己的心聲說出來才能讓對方了解自己的意思。有時候我覺得好,哥會反對,相反他覺得OK的時候我也不一定會贊成,所以我們就先傾聽對方的意見,最後再做決定。

COOL:Rocky再出道之前度過了四年的練習生生活,在那段時間哩,你覺得最開心和辛苦的事情分別是什麼呢?

Rocky:人有時候也會在辛苦的時候感到很幸福。我做練習生的時候曾以伴舞的身分活動過,當然也進行了歌唱方面的練習。在這段期間也會有自己覺得不行的時候,所以後來能做了就會感到非常開心,那段奮鬥和努力的過程最讓人感到幸福。辛苦嘛,就是自己做不到某些事情的時候,雖然內心不想再繼續做下去,但是還得咬著牙堅持,只要最後獲得成功就會讓人很開心,但這個過程是最讓人感到辛苦的(笑)。 (COOL:這孩子的幸福和辛苦真的都是同一個啊...)

COOL:那東民呢?在練習的一年時間裡,你的最開心和最辛苦是什麼?

朴東民:最開心的時候應該就是自己能順利地完成練習的歌曲和舞蹈的時候,雖然談不上完美,但是做到了的那一刻真的覺得很開心。比較辛苦的是,我的家鄉在地方上,所以剛開始不太適應首爾的生活,現在跟Rocky住一起的時間也不是很長,還是有些不太習慣,而且每當我一個人,有些事情的處理方法都不太清楚,只能自己摸索。每當這個時候就感覺很辛苦,有想哭的衝動。

Andy,最後的後盾

作為神話老么親自打造的一支組合,他們在出道前就已經引起不小的蠢動。究竟藏在老大前輩身後的人是何方神聖?這成了當時街頭巷尾討論的熱門話題。現在的JUMPER正在用實力證明自己不是徒有後盾,也並不會辜負大家的期待,而對於一直默默支持他們的隊長,小子們也是心存感激,且這份謝意將永存。

COOL:對於你們來說,Andy不僅是你們的社長、製作人,也是你們的歌壇大前輩,我們都知道你們在生活中還給他起了個「隊長」的愛稱,那麼這個愛稱是怎麼來的呢?

Rocky:其實本來可以稱呼他為「前輩」或者「老師」,但是這樣的話會顯得他很上年紀,他自己也不喜歡,一個勁兒叮囑我們不準這麼叫;後來想到「哥」,可是這樣也不太好,我們就覺得很鬱悶,「社長」「前輩」「老師」都不能叫,那該稱什麼呢?後來就想到了「隊長」,他聽到之後也感到很滿意,因為這麼叫的話就感覺不到年紀差了(笑)。

COOL:除日常生活外,在Andy以社長身分要求你們的時候,有沒有發生過什麼有意思的事情呢?

Rocky:在我們開始正式活動後,Andy隊長曾經跟我們一起站在舞台上過,還一起進行了彩排,那時候的他真的很Charisma;之前通過電視會感覺他是個很愛笑的溫柔形象,而看見彩排時的他時,我們都很感嘆,「哇,真帥啊!不愧是我們的前輩啊!」不過一回到待機室,他就又變回了我們的隊長,一個勁兒地問我們:「看見回放了嗎?這個地方要特別注意,如果這裡這麼做就很好了」他會很有耐心地一一指出我們不足的地方,當我們說「啊,是的,對不起」時,他說:「不是,你們做的挺好的,世界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人啊,如果你們一開始就做得太好,以後就沒法再進步了」感覺這個時候的隊長跟站在舞台上的他不太一樣。

COOL:你們在出道以前,媒體在宣傳的時候總是會加上「Andy打造的組合」這樣的前綴,雖然對你們的發展有很多幫助,但是從某程度上來說也是種很大的負擔。至今為止,你們會因為這樣的事情而擔心嗎?

Rocky:剛開始的時候覺得很緊張,我們出道前就有很多這樣的新聞出現,所以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,畢竟我們的隊長所在的組合──神話是那麼偉大和傳奇的一個組合。再練習的時候看到了這些新聞,就暗自擔心:「這下出大事了,這該怎麼辦啊!?要是別人看到我們的初放送說「這是什麼呀!」的話,我們該怎麼辦啊?」所以很緊張,也感到壓力很大。不過東民哥卻反過來想:「這也是一個機會啊!畢竟有這麼多的人在關注我們,只要我們做好了不就可以了嘛!」想想好像也對,所以也就沒那麼緊張了。其實還是很緊張的,但是「機會」這個詞一直在腦中浮現,完全掩蓋了內心的緊張感,所以這樣一來的結果反而是讓我們產生了很多力量。

COOL:現在你們也參加了一些節目的錄製,應該會認識一些藝人朋友了吧?

Rocky:沒有,現在還沒有呢。參加音樂節目時只記得要有禮貌地跟前輩們打招呼,所以也沒什麼機會接觸,而參加綜藝節目的話,雖然會跟一些藝人合作,但是節目結束後大家就各奔東西了(笑)。

COOL:剛才也提到過,JUMPER再出道前就頗受大家的關注,現在也有很多人喜歡你們的音樂,那在本人看來,只屬於JUMPER的魅力是什麼呢?

Rocky:我們JUMPER的兩位成員各有各的特點,可以彌補彼此的不足。我很喜歡唱歌跟跳舞,也很想學習一些可以表現自己的特別一點的動作,雖然還有很多不足,但是希望能通過不斷的學習和努力,將自己更新穎的模樣展現在大家的面前。東民哥呢,雖然個性有點內向,但是他的信念很堅定,光是這點能戰勝很多東西。雖然有時候因為心裡負擔大而覺得很辛苦,但是只要有堅持的信心就會產生很多的力量。哥的存在讓我感覺自己也有所成長,帶著這樣的熱情,我們今後的夢想會變得更大。哈哈,我就是這麼認為的(笑)。

新人賞,今年的終極目標

對於每個新人來說,一生只能獲得一次得新人賞很珍貴,因為那是對年輕的自己的能力認可,而這種肯定正是JUMPER所需要的,信心大於一切,對新人賞有所「貪念」也不為過吧。

COOL:JUMPER對於很多人來說還是比較新鮮的面孔,你們希望人們怎麼看待JUMPER呢?

Rocky:很希望大家能發現我們身上的閃光點以及專屬於我們的魅力。雖然現在也有了一些歌迷,但還是有很多人不認識JUMPER,也有一些人是因為隊長Andy才看我們一眼的。我們一直都在努力,所以很希望大家能看到JUMPER好的一面,以後我們也不會忘記初心的。

COOL:不久前你們參加了綜藝節目「明星金鐘」,東民當時說Andy隊長教你們多練習自拍,盯著鏡頭等找到最好拍攝角度的方法,有效果嗎?

Rocky:有吧!?

朴東民:是比以前好多了,現在終於知道自己的右臉比左臉好看了,所以經常讓大家看我的右臉。感覺隊長的意見還是幫助了我很多東西的,比如自拍的時候拍一次就確定一下出來的效果,如此反覆,再經過比較,感覺就比較直觀了。

COOL:新人賞是每個新人都很想得到的榮譽,對於JUMPER來說,它除了是奮鬥的目標外還有什麼特殊含意嗎?

Rocky:有了目標就是有了讓我們一直向上進步的原動力,其實比起空想著做一些大事,不如先從眼前的事情做起。我們眼前的目標就是獲得新人賞,而有了這樣的想法後,就感覺深厚有什麼力量再推著我們向前。大概新人賞對我們來說就是這樣的意義吧!(COOL:希望你們今年能實現這個目標)謝謝。我們要挑戰一下,不過難度真的很大啊(笑)。

朴東民:是啊,看樣子我們要更勤快地練習了。

COOL:最後說說在今後的演藝生涯中最想實現的事情是什麼吧。

Rocky:其實我們也不清楚JUMPER今後會變成什麼樣子,只是希望能不斷地給大家帶來快樂,很想成為大家都認可的歌手,希望今後別人在提起我們的時候會說「JUMPER是不錯的歌手!」「哇,JUMPER也能完美消化這樣的造型啊!」之類的話。雖然我看上去很小很可愛,但是我真的很想挑戰一下男性美的造型,真的!其實我很想做類似於「烏龜」組合那樣風格的音樂,音樂節奏不一定要很快,逐漸逐漸變化就可以了。東民哥呢,雖然現在看上去也很帥,但是最後會變成別的什麼樣子也不得而知呢。

 

 

來源:輕音樂 雜誌
打字搞:inez@GarlicJumper
轉載請註明來源

garlicjump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媳婦兒
  • 新人賞嗎!!!!!!!!!!!!!!!!!!!!!!加油 T^T
  • 女婿兒
  • 快年底了
    新人賞.... 啊是說哪一家的新人賞啊XDDDDD
    希望我們JUMPER可以得獎啊!!!!!!
【 X 關閉 】

【PIXNET 痞客邦】國外旅遊調查
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!

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

立即填寫取消